<progress id="ijhlb"><track id="ijhlb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1. <s id="ijhlb"><acronym id="ijhlb"><input id="ijhlb"></input></acronym></s>

      <th id="ijhlb"><track id="ijhlb"><video id="ijhlb"></video></track></th>
        <tbody id="ijhlb"></tbody>

          <rp id="ijhlb"></rp>
        1. <rp id="ijhlb"><object id="ijhlb"><input id="ijhlb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2. 低齡追星族易成詐騙新目標:團伙分工明確,有嫌犯為未成年人
          2021-11-25 07:36
          來源: 工人日報

          低齡追星族易成詐騙新目標:團伙分工明確,有嫌犯為未成年人

          人工智能朗讀:

          資料圖

          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通報,多地發現一些不法分子專盯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追星族,在QQ群發布“明星感謝粉絲”“網紅生日回饋”等消息,誘騙未成年人利用父母手機掃碼轉賬,實施詐騙。

          小茵,13歲,加入“某明星應戰黑粉群”,被騙8.1萬元;

          小蘿,12歲,參與“明星粉絲充值返利活動”,被騙4.7萬元;

          小夏,13歲,參加QQ群“網紅過生日充值返現活動”,被騙5萬余元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最高人民檢察院近日發布前三季度辦案數據顯示,一些不法分子專盯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追星族,誘騙掃碼,實施詐騙。

          《工人日報》記者日前采訪江蘇、廣東兩地檢察機關,檢察官還原了此類案件的精準施詐過程。低齡、“飯圈”、犯罪鏈條環環相扣、詐騙金額大,成為關鍵詞。

          1小時分20筆轉賬8萬多元

          2020年12月5日,江蘇宜興的蘇女士(化名)查看手機突然發現,前一晚自己的銀行賬戶發生多筆異常轉賬,而進行操作的竟是自己13歲的女兒小茵(化名)。

          小茵是國內某流量女明星的粉絲。疫情期間,她在上網課的間隙被拉入一個名為“***(該女明星名)應戰黑粉群”的QQ群,群里大多數都是該女明星的粉絲。群管理員每天在群里發布充值返利的消息,稱這是“明星回饋粉絲的福利”。

          小茵很動心,在群里回應了幾句。很快,群管理員發來好友申請,要求“私聊”。小茵先用自己手機里的零花錢參加了“充100返888”的活動,對方提供了一個二維碼讓她掃,之后又告訴她,需要再掃一次“激活賬戶”。

          掃了幾次碼后,群管理員突然告訴小茵:“你是未成年人,不能領這個福利,只能拿父母的手機掃碼領錢?!毙∫鹩行殡y,對方這時嚴厲地告訴她:“你已進入了激活領福利的程序,如果取消,將每個月扣1000元?!?/p>

          小茵害怕了,在一個深夜偷偷拿走了母親的手機。此后,她完全聽從了群管理員的步步“指導”。在12月4日23時至次日0時左右,小茵前后轉了20筆共8.1萬余元,其中金額最大的達9999元,最小的為1元,不僅銀行卡里余額被轉走,還“被開通”了“花唄”和“借唄”,產生了貸款。

          在廣東佛山,12歲的女孩小蘿(化名)遭遇了相同的騙術。2020年4月,她被同學拉入一個QQ群,參加“**官方評選人氣明星”,群里要求粉絲拉人進群參與投票。之后,群里又發消息說明星為了報答粉絲搞返利活動,“充300返1888”。

          小蘿先用自己的手機操作轉了300元,對方說要用父母的銀行卡確認身份才能返現。按照指示來回操作之下,小蘿用父母手機共轉走4.7萬元。

          “漁夫建塘”等待“殺魚”

          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吳佩蓮是小蘿被騙案的承辦檢察官。她介紹,2020年4月至5月期間,犯罪嫌疑人陳元(化名)等人在QQ群發布“明星感謝粉絲”“網紅生日回饋”等消息,以充值返現的手段對全國各地17人實施詐騙,其中包括11歲至15歲的9名未成年人。

          在小茵被詐騙案的辦案過程中,檢察機關同樣發現,詐騙分子專盯低齡追星族實施精準詐騙。被害人中年齡最小的11歲,最大的不到14歲。而令人吃驚的是,幾名犯罪嫌疑人同樣都是未成年人,最小的才15歲。

          “未成年人騙未成年人,詐騙分子對同齡人的心理把握得很準?!币伺d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張沛平說。

          曹陽(化名)作案時不到18歲。2020年3月至12月期間,他加入一個詐騙團伙,專盯13歲左右的追星族。

          團伙有著明確的分工?!皾O夫”負責買QQ號建“明星粉絲福利群”;“拉人組”成員以3.5元一個人的價格,往群里添加未成年追星族,直至滿200人建好“魚塘”。

          “漁夫”在群里發布充值返利的消息,“充100返888”“充200返2000”……開始“釣魚”。

          “對這些充小額返大額的虛假消息,成年人一般不會輕易相信,但小孩子很容易上當?!睆埮嫫秸f。隨后,詐騙分子尋找提供二維碼的“碼商”,將收款二維碼發給進群的未成年人,待“魚”上鉤后“收網”。

          當未成年人掃碼付錢、詢問返利時,“客服”會以“未成年人無法領取福利”為由,令未成年人用父母手機掃碼,并以“未收到驗證碼”“支付未成功”為幌子,要求未成年人多次掃碼。至此,完成“殺魚”。

          曹陽做過“碼商”,也做過“客服”,共詐騙11.6萬余元,其中,在未滿18周歲時詐騙近6萬元。2021年5月20日,法院一審以詐騙罪判處曹陽有期徒刑3年6個月,并處罰金3萬元。曹陽未上訴。

          低齡追星族的錢為何“好騙”

          小蘿被詐騙案中,“碼商”陳元負責給上游詐騙分子提供收款碼;他手中的二維碼則來自其下游的3個“碼手”;陳元直接聯系的是“中介”王某,負責收集詐騙分子需求后“發包”給“碼商”。

          “為了逃避偵查,‘碼商’每次所用的收款二維碼大多數來自各地的小商店?!眳桥迳徃嬖V記者,“碼手”會找到小商店店主,編造各種理由“借用”其店鋪收款碼。有的店主不同意,“碼手”便用手機強行拍下店鋪收款碼照片,錢一到賬便要求店主轉出。

          2021年2月3日,陳元被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,并處罰金1萬元;其他幾名被告人亦獲相應刑罰。

          中國報告網《2020年中國粉絲經濟市場發展規?,F狀及未來前景分析報告》顯示,00后追星群體占比接近70%,而學生是粉絲的核心群體,占比過半。

          “近年來,我們辦理了不少針對未成年人實施的詐騙案件?!眳桥迳徶赋?,“他們的錢為什么這么‘好騙’?隨著手機和電腦使用的低齡化,未成年人進行網絡游戲、網課、網絡購物等時間長、頻率高,加之未成年人心智發育尚未成熟、缺乏社會經驗,防騙意識薄弱,遭受網絡違法犯罪侵害的風險日益加劇?!?/p>

          張沛平介紹,檢察機關專門聯合教育部門在全市中小學校、職業學校開展網絡問卷調查,了解家長對孩子使用網絡情況的監護、教育情況。針對調查反映的突出問題,司法機關開展“菜單式”法治教育,分析網絡詐騙的套路、拆解套路。通過以案普法,告誡廣大青少年理性追星,同時提醒廣大學生家長注意保管手機及支付密碼,防止財產遭受損失。

          [編輯:黃春才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