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ijhlb"><track id="ijhlb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1. <s id="ijhlb"><acronym id="ijhlb"><input id="ijhlb"></input></acronym></s>

      <th id="ijhlb"><track id="ijhlb"><video id="ijhlb"></video></track></th>
        <tbody id="ijhlb"></tbody>

          <rp id="ijhlb"></rp>
        1. <rp id="ijhlb"><object id="ijhlb"><input id="ijhlb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  2. 黨史學習教育13丨鳳凰學校李夢真:援藏筆記(五)
          2021-11-22 11:11
          來源: 深圳新聞網
          人工智能朗讀:

          黨史學習教育13丨鳳凰學校李夢真:援藏筆記(五)

          編者按:她是一名碩士研究生,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。她是一名人民教師,任教于深圳光明區鳳凰學校。她是一名共產黨員,植根于黨的堅定信仰和偉大理想。

          “愛出者愛返,福往者福來”是她的教育理念。擔任班主任期間,她任勞任怨,以身作則,帶學生比賽獲獎,陪伴學生早讀,與學生一起學習討論,給學生寫賀卡,用耐心和愛心澆灌著學生的成長。

          2021年8月,她響應深圳市委教育工委、光明區委教育工委的號召,代表深圳和光明遠赴西藏開展為期半年的支教工作。在西藏古拉鄉,她親身體會到了當地人生活不易及學生上學的艱辛,但也見證了那里的孩子們的樂觀、獨立、淳樸,見證了黨和國家扎實有效的惠民政策。

          她用細膩的筆觸,簡單的圖片,隨手記錄的入藏援教工作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。名曰:工作隨記?,F將其中一二稍作整理,易名曰“援藏筆記”,并在深圳新聞網連載分享。

          她就是李夢真。

          援藏筆記(五)

          這些天,最特別、最讓難忘的,是鳳凰學校的領導和同事。他們不遠千里來看望我,還為這里的孩子帶來了別開生面的課堂教學。

          他們在啟程前盡管做了比較充分的準備,卻還是產生了高原反應。加上漫長的盤山路嚴重暈車,直到到達古拉氧氣瓶還是不能離身。

          “曉行夜宿”,是這趟行程的真實寫照。盡管天色已深,他們堅持開到距離察隅更近的然烏鎮才落腳過夜,卻被四千米的高海拔折磨得一宿不得安睡。第二天從天不亮,他們就上路,從國道到縣道,從市區到鄉鎮,一路風塵仆仆。

          古拉鄉中心小學所有在校校領導、老師以及留校的孩子們,一起迎接了他們。潔白的哈達、香醇的酥油茶,孩子們熱情的問這問那,讓幾位客人似乎也減輕了旅途的疲倦、暈車的困擾。他們向孩子們介紹自己,親切地回答著孩子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幾位老師很快轉入正題,投身到教學中。彭惠君老師在小學部、王在彬博士今年畢業剛入職鳳凰,和我可以說是未曾謀面。這次來訪,讓我們有了備課的交流,旅途的交流。彭老師之前多次向我了解這邊的教材版本、學生的學習基礎和性格特點,精心為孩他們準備了趣味性強、互動性強的英語課。課堂氣氛非常熱烈,每個孩子都很投入,大膽開了口說英語。

          王博士是在深圳就根據我反饋的學情特點,反復修改上課的課件和教學設計,用孩子們國慶節錄制的視頻《唱支山歌給黨聽》迅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,課堂上穿插科學實驗和科學家介紹,給孩子們帶來了不一樣的內容。兩位老師帶來的教具、小禮品也讓孩子們雀躍不已。

          古拉鄉中心小學是察隅縣所有小學中規模最小、條件最艱苦的一所。在校老師數量不多,每位老師都承擔著跨級、跨學科教學任務,孩子們漢語基礎比較差,知識面有限,學習部編版的教材存在一定的困難,所以如何展開教研就成為了當地老師所面對的難題。高波書記十分希望當地老師們能得到教研方面的指導,古拉小學的所有老師們都積極地參與了這次校際交流。

          古拉鄉中心小學共有學生200名,7個行政班,都是藏族孩子。在校教師20名左右,有漢族教師,也有藏族教師。當地的主科是語文、藏文、數學,每科100分。英語、科學、道法一起劃入綜合科目,共計100分。孩子們從一年級開始正式學習漢語,漢語水平有限。

          古拉鄉下屬的鄉村遙遠而分散,學校采用寄宿制,家遠的孩子只有長假回家,家近的孩子回家也需要三四個小時的時間。孩子們的少年時光絕大部分都在學校度過。古拉鄉距離縣城車程3、4個小時,老師們的絕大部分時間也都留在了學校里。因而學生和老師之間在師生關系之上,更建立了一種溫暖的親情。

          彭惠君老師的課堂

          王在彬老師的課堂

          兩校教職工交流

          短短的相聚很快結束了,目送領導們、同事們的離開,我深深覺得自己被厚愛、被關照著,也在心里暗暗許諾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對待兩邊的工作。我知道他們還要趕同樣的漫長遙遠的路回去,心里仍十分牽掛。本想著回去的行程稍微不那么緊湊了,后來卻得知他們趕上了堵車和交通管制,這邊的地形太過特殊,路況需要時時維護、限行,加上青藏鐵路的修筑,也需要占用公路運輸機械。最終得知大家趕在飛機起飛前順利登機,我的心也放下了。

          自從來到這邊就一直被提醒,千萬不要生病,高原感冒很難康復、會拖很長時間,盡管一再小心,可是我還是感冒了,昏昏沉沉了很多天,這邊沒有醫院,缺醫少藥,全靠其他同事給的一些感冒藥吃著。

          感冒期間在準備縣里的首屆“育人風采展示活動”,我們在展會的開幕式上要表演節目。因為學校的人太少了,節目湊不夠人,于是16個人的舞蹈有老師、有學生、有保安,還有食堂的校工,能叫上的都叫上了。課余時間不分白天晚上都在練跳舞,藏族舞蹈節奏快、動作幅度大,對核心力量要求很高,跳兩遍下來就氣喘吁吁了,深秋的晚上也常常大汗淋漓。

          為了留出時間參加這個活動,這半個月沒有周末,一直在調休。10月27日一早,天還沒亮我們就出發去縣城了。到了縣里租服裝、彩排,非常忙碌,中午去彩排的時候,我有個閃念:怎么今天縣里的空氣沒有以前好,這么多灰。但當時沒來得及多想。

          每個鄉鎮的師生、教育局的領導們都來了,當天下午把開幕式的節目彩排了兩遍,為28號的開幕式緊鑼密鼓地準備著。當天晚上卻接到通知說開幕式取消了,拿出手機才知道,察隅的山火沖上了熱搜。下午我所疑惑的空氣中的灰,原來是山火帶來的煙。這山火就在察隅縣,近在咫尺。繼上個月的地震后,我們又一次見證了察隅的大事件。第二天早上,睡在房間里就聞到了強烈的煙火味,打開窗戶,山與河已經被濃煙遮住了,明明近在眼前,卻不再能看得清晰。賓館的前臺說,剩下的所有空房都免費留給了消防員,這些年輕的小伙子連夜從林芝市區趕來,每天半夜三點回來,凌晨五點多就又出去了。那幾天在察隅縣里經常見到卡車來回,在活動結束后返回古拉鄉的路上,也見到了許多消防車、卡車。10月31號,在返回鄉里的路上,看到了不少救援隊員,看到了沿途的濃煙,甚至看到了山上的明火。這次活動雖留有遺憾,主辦方也投入了大量的心血精力,但相信比起當地群眾生命健康、生態安全來說,完全都不算什么了。

          山火帶來的煙

          救援車

          返鄉時看到的山火旁的救援車輛

          [編輯:陳彬]